目前日期文章:20171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為了方便夜間照顧豆豆,我們留了盞露營買的小燈,它有四段黃光及一種紅光可供選擇,其中最微弱的黃光是阿飛和我覺得最適合的。

但毛毛卻不這麼想:
「我喜歡紅色的光吔⋯我喜歡紅色的光吔⋯」

不知道從哪天起,他突然愛上紅光,要是點黃光,房裡就會出現不斷跳針、分貝倍增的抗議小人。

雖然紅光不舒服,但為了不干擾嬰兒,只想息事寧人的我(沒用)都安慰自己看的到就好,反正毛毛睡著再切換也行。

文章標籤

手拙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好久沒幫毛哥做新玩具,有了二寶後,愛和體力都要對分,陪讀陪玩的時間大幅縮減,豆豆嚎淘大哭時,我只求毛毛有在呼吸就好。

終於抽空領回月子餐的贈品後,家中瞬間多了許多小紙盒,加上豆豆的彌月蛋糕盒,看著這些回收物,感覺好像拼湊起來可以做點什麼。

某日,在豆豆安睡的早晨,我又開始帶著毛毛剪剪貼貼,現成的紙盒恰好做了個汽車迷宮、幾個停車場和山洞,最堅挺的盒子變成了溜滑梯,小小車子遊樂園完成的同時,也稍微填補了自己近日沒有體力陪玩的缺憾。

23915560_1276159639157462_4715527920512935577_n.jpg

孩子對場景的細節要求不高,但膠帶要黏的牢靠點才耐玩。

文章標籤

手拙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勸生文都說兩個孩子是雙倍的甜蜜,甜蜜是有,但是我現在品嚐的是大於雙倍的辛苦。

面對老二出現,大寶行為開始退化,原來自己能做的事,都開始需要協助,而且很榮幸的,拙媽我正是那位被毛老闆指定的人物。

豆豆餵奶、毛毛要餵飯;豆豆討抱、毛毛也討愛。兩小老闆分別包下我的日與夜,日也操、瞑也操,我都覺得蠻牛真應該找我來代言。

為了爭取注意,毛哥有時會刻意不合作;豆弟算是穩定的嬰兒,但最近開始腸絞痛,夜裡啼哭或是需要抱睡,家中人人都很努力,人人也都很辛苦。

兩小分別帶開,該處理的事可以順利完成,但合在一起,互相影響、比較,他們之間的交互作用就讓工作從1+1>2了。

文章標籤

手拙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