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,阿飛帶著公婆和毛哥出門去逛賣場,我獲得獨自在家的許可後,忍不住笑意漫延到了眉毛。

哼著歌去沖了澡,撕了一片面膜擺在臉上後,覺得好像沒有鬆到可以耍廢看小說的地步(畢竟大隊人馬待會就回來),隨即掛著面膜準備起了晚餐。

瞬間,萬籟俱寂,我回到了自己。

公婆都是很好招待的長輩,不過老人家早睡早起。平日陪伴毛毛的時間是7:30-22:00,他睡著後,是我和阿飛的自由時間;現在戰線延長至6:30-22:30,又因家中隔音不好,怕打擾到老人家,毛毛入睡後自由時間近乎靜音,可以説是幾乎失去自由。

工時延長,休假禁止,令人能量盡失。

因為自己過於緊繃,陪孩子午睡時也完全睡不著。突然思考起了,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距離,只有現在這個時候最為靠近了,孩子大了需要的自我空間會越來越多,也許和我的習慣、作息、價值觀都不相同,要再像現在一樣,彼此需要並如此貼近,是不可能,如果能做到互相尊重就屬難能可貴了,想著想著,忍不住把懷中的兒子抱緊了一些。

如果父母該做的就是陪伴孩子找出自我,並發展自我。我與毛、豆之間的距離,也應以不阻礙他們自我發展為基準,才能相互擁抱、相互擁有吧!

戀愛的情人們總強調欲擒故縱;子女和父母之間則是必須要縱、休想要擒!(涙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手拙媽媽 的頭像
手拙媽媽

手拙媽媽

手拙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