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第一胎産程算快,相傳第二胎會生的更快,所以每回假性陣痛來襲,我都緊張兮兮,深怕自己一不注意,就生在家裡。

第一胎沒有經驗,心中有著許多想像、恐懼也隨之膨脹。第二胎我仍怕痛,可是心中的憂慮壓過了害怕,我擔心毛毛的適應問題、擔心林姊的身體照顧不了他、擔心生産與工程撞期,阿飛要疲於奔命,擔心的很多,即使芝麻綠豆的事,我都想事先做好。

然而,就在我們安頓好一切後的隔日,貼心的豆豆就來報到了。

晚上六點,我落紅了,取消了與友人的約會,洗澡、洗頭,檢視攜帶物品,換好衣服。

晚上九點,陣痛開始,我邊計算著時間和頻率邊陪毛毛睡覺,誰知道毛哥精神特別好,一下喊要大便、一下要看卡通,我忍著痛心中著急著,要是沒哄睡他就上醫院,今晚恐怕睡不好的不只我和阿飛。

晚上十一點,毛終於睡了,這段時間中除了子宮收縮的疼痛,還伴隨著腰痠,和陰部的下墜感。我播了通電話至産房,護士建議我先過去檢查,於是喝了點東西,請林姊陪伴毛毛後,我和阿飛就出發了。

晚上十二點,內診已開了三指,收進待産室,此時的陣痛都還在忍耐範圍,而我和阿飛為了可能誕生國慶寶寶而興奮著,他買了水和點心,陣痛之間的空閒時刻,我倆開心的在待産室野餐了起來。

接著,我們都累了,卻不知道要再撐多久,在疼痛與清醒間,阿飛的打呼聲、機器的運轉聲,陪伴著擰著棉被、扭曲著身體、咬著牙深呼吸的我。

斷斷續續、疼痛加劇,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睡著過,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痛感伴隨著便意,太痛了,我叫不醒阿飛,也下不了床,只好用手敲撃旁邊的桌子,讓他去請護士過來,這時凌晨四點,我開了七指。

我知道「the moment 」要來了,非常感謝此時助産的護理師,如果沒有她冷靜指令和鼓勵,一切不會那麼順利。

「我可以先去大便嗎?」

「不行,那是因為胎兒在擠壓你最狹窄的地方,所以感到便意,並不是真的需要大便。」

「現在深吸一口氣,等到最痛時,邊用力像大便一樣、邊把氣吐出來。」

這就是拉梅茲嗎?從來沒上過媽媽教室的我,照著她説的使力,她則用手在下方幫助我,兩三次後,就準備進產房了,用完力我的雙腳閞始不自主的顫抖,接著顫抖往上延伸,牙齒也顫動了起來,我好冷。

「深呼吸、深呼吸」她搬來了烤燈

産枱好冰冷,光好強好亮,全身顫動的我有點害怕,在心中默默鼓勵著自己和寶寶,一邊深呼吸著。

「你剛剛力氣用的很好,現在先不要用力,等醫生來,再使力就解脫了。」

我想起生毛毛時,力量全用在臉和手上,還被威脅再不好好用力,就要換人進來生,會痛更久喔!

剛才的護理師幫我破水,我看到水噴到了她身上,阿飛說他就是這時候進來的。

也許五分鐘吧!我已痛到無法清楚計算時間,醫生出現了。用力了幾次,有一次力量過短,心中隱藏些恐懼,孩子似乎卡在我體內狹窄之處,我和豆豆都不舒服,此時,傳來了其中一位護士的笑聲,讓我心中頗不是滋味。

「豁出去了啦!」

是,賭一口氣,豁出去了!我試圖想像下半身不是自己的。

「看到頭了,加油!」

我們等待著下一次陣痛的高峰。

「來了!」

説完我深吸了一口氣,整個團隊也跟著繃緊神經。

接著看到醫生為我上麻藥,並剪了一刀,刀下去時卻不怎麼覺得痛,然後孩子滑出我的身體。

「生了、生了」

「他怎麼沒有哭!」我緊張的抬起頭來

「哇~有,哭了、哭了」

終於結束了,凌晨五點半,十個月的等待,孕期的不適,都在孩子出現那刻成為了過去式!

「現在要生胎盤囉!」

我根本沒有認真聽,也不怎麼感到痛,眼光只跟著孩子轉,豆豆出生後連尿了三次,産房內陣陣驚呼,氣氛變得輕鬆愉快,清洗完畢後,他靠在我的胸前,安心和喜悅充滿了我,我撫摸他、輕聲安慰著他。同時醫生正在替我縫合傷口與施打子宮收縮劑。

「Hi ~ 我是媽媽」

「光很強厚,不適應嗎?別怕!別怕!」

雖然是第二次了,我仍然覺得神奇、興奮,這個小生命曾共生在我的體內,是我載他來到了世界。

離開産房,我渾身乏力進了恢復室,這時的接踵而來的疼痛令人有點難熬,如果最痛有十分,此時的子宮收縮痛也有七分,而且連綿不絕、持續不斷的痛了兩小時,阿飛替我按摩著肚子,一邊和我分享照片,但我好暈、好痛、好想吐,實在沒有力氣說話,事隔三年,體力有差。

每回在産檯上都痛的不想再生了,但下檯見了孩子,馬上又忘了自己的許諾。

不是不怕,只是覺得一切值得。

#第二胎沒有比較不痛
#第二胎子宮收縮痛更痛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手拙媽媽 的頭像
手拙媽媽

手拙媽媽

手拙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